首页 > 猿生活 > 就这样,我走过了程序员的前五年。一路风雨泥泞,前方阳光正好。

就这样,我走过了程序员的前五年。一路风雨泥泞,前方阳光正好。

头像
why技术
编辑于 2021-07-05 13:36:04 APP内打开
赞 216 | 收藏 104 | 回复48 | 浏览9690

你好呀,我是why。

前几天看到大学母校的一篇公众号文章推送,文章摘要写的是“仅以此片献给2021届毕业学子”。

那一刻我才恍惚到:哦,距离我离开校门,喊出那句“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的那天,已经过去五年了,白驹过隙。

其实我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我马上就是一个有五年工作经验的程序员了。

只是那个时候觉得还不算,差一天一个月一个时辰都不算是五年。

都说程序员的三道坎,分别是 3 年,5 年和 35 岁的时候。

前两道坎,不管迈的怎么样,我都算是经过了。

再回首,发现五年时间,足以让一个人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也是一直在思路自己怎么回顾一下这五年,输出一点什么东西。但是思来想去,也找不到合适的角度,怎么写都感觉是空谈大道理,于是迟迟没有动笔。

但是看到这个推送的时候,我知道,时间到了。

虽然还是没有好的行文思路,于是所幸抛开什么文章结构、写作手法。天马行空,凭借记忆写下此文,以纪念我成为程序员的前五年,和我身上的“翻天覆地”。

不想讲大道理,也和技术相关不多,仅做过往经历上的记录。

可以理解为我矫情的、卖惨的、回忆录般的、一篇很长很长的文章。

根据我的过往经历,分为两大段去行文:三年北京,两年成都。

三年北京

我曾经说过,当年我去北京,完全是出于偶然、盲目和不明所以的悲壮感。

让我萌发了想要去北京发展的原因是我大四实习的时候,一个带着我的哥们,有一天下班了,他邀请我去家里吃饭。

酒过三巡,气氛热烈,他喊出了那句,时隔六年,我还记忆清晰的话,他说:

这个项目做完后,我要去深圳了。每一个程序员都应该有一个北上广的梦想。

那一年,我 21 岁,很容易就被“梦想”这个词给煽动起情绪。

从那时起,“北上广”就时不时的从内心的某个地方蹦进了脑海中,特别是在深夜辗转反侧的时候。

至于到底是去北上广中的哪一个,对我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肯定会走出去,不会留在成都。

而我最终选择了北京的原因也仅仅是因为那边有认识的朋友,且大家谈到“北漂”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悲壮的情绪。

当学生的时候就喜欢做一些明知山有虎的事情,但是为了这一份不明所以的悲壮感,我选择了偏向虎山行:

在去北京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

计划的是 6 月下旬结束实习,所以月初的时候就给公司提前说了一下。

当时我是在做一个外包项目,在甲方驻地开发,除了我之后组里面还有其他三个开发人员。

说是甲方,其实也就是一个转包方而已。

一天晚上,甲方的领导人找到我,说:

听说你要离职了,挺可惜的,我觉得你能力挺不错的,甚至可以主导其他几个开发人员。本来我是想推荐你做这个小组的 leader 的,等这个项目结束后,你也毕业了,可以到我们公司来就职。我希望你能留下来。

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

说真的,我还记得当时的感受,有一丝丝的飘飘然,觉得自己真厉害。

然后我还把这份认可告诉了另外一个朋友,他给我说:

你就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实习生,你自己掂量掂量,你何德何能去领导别人?这么明显的画饼你没看出来?项目还没完工,别人只是想保住他的项目进度而已。

那一瞬间我才恍然大悟起来。第一次被画饼的经历,对那时还没有真正步入社会的我,有非常的教育意义,算是步入社会之前的一个警钟。

在我人生的前二十二年,我从来没来过北京。

第一次站在首都机场的航站楼的那一年,我 22 岁。

是一个二本出来的、刚毕业的、有几个月外包经历的、没有任何内推渠道的、在网上海投简历的、对未来没有任何规划的求职者。

在去北京之前其实我就通过各种招聘网站约面试。

我去翻了那个时候的邮件记录,其实我通过邮件发了很多份简历出去,这是部分的截图:

现在去看这些邮件,真的会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很傻,很天真,很学生气,甚至我都替看到邮件的人感到尴尬。

因为邮件内容基本上是这样的:

一个怀揣着北上广梦想的 Java 程序员,这落款,简直不提了。尴尬的我脚指头都扣紧了。

一看就是学生时代干的事儿,老是把梦想挂在嘴边,还自以为一副“此话一出,四座皆惊”的感觉。

五年后再次看到这些邮件,除外尴尬之外,我还能感到一丝丝的欣慰。

要是没有当年这股无知者无畏的劲儿,也就没有后面什么事儿了。

给大家看一下,我当年的简历中的一部分内容,真的,看的我尴尬癌都快犯了:

个人技能那里,把“开源技术”写成“来源技术”就不说了。项目经历一看就是属于那种政府外包的管理后台类项目,毫无技术深度可言。

最搞笑的是获奖经历一栏。

我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脸把“乙等、丙等奖学金”写到简历上。

哪里来的脸把“三好学生”写到简历上,还特么加粗了。

哪里来的脸把“军训优秀学员”、“党校优秀学员”、“优秀学生干部”、“征文演讲比赛”、“职业规划大赛”这些面试官看了都要强行忍着不笑的东西写上去。

最后的自我评价我就不说了,没有一个字有用。

我就拿着这份现在看起来毫无亮点的简历,在北京面试了 9 家不知名小公司。

其实当时的面试题我也做了一个记录,回看了一下,当年我遇到的那些面试题,真的比现在的八股文还简单很多。

从这个侧面我也能直观的感受到,这两年的门槛确实是有一定程度的提高。

最后,居然有 4 家公司面到了谈 offer 阶段。

这 4 家公司给出的薪资分别是:4k、6k、6.3k、7k。

我选择了 7k 这家。

这是我从邮件里面翻到的录用通知书:

收到这个 offer 的时候我简直太开心了。当晚我就回顾了整个找工作的过程,还洋洋洒洒的写下了九点经验,分享到朋友圈:

1、前几家面试都是总结经验。
2、对于面试官的问题,如果知道一点,但是又不是十分确定的话,回答之前一定要说:“这个问题我不是十分确定,但是我记得好像是这样的...”。之类的话。
3、问你期望薪资的时候,一定要给个确切的数,不要给范围。你说6K到8K,那么公司一定只会给你6K。你可以回答说:我的期望薪资是7K,或者说:我的期望薪资是不低于7K。
4、面试过程中的礼貌问题,这个我觉得没啥说的。面试官进来的时候,你至少得站起来吧,等他坐下了你再坐下吧。
5、多面试几家你就会发现,其实面试内容都大同小异,没啥特别的地方。
6、有时候一天有两个面试,有时候一天一个面试都没有。没有面试的时候,记得自己还是要继续学习。敲敲简单的代码什么的。
7、如果没到弹尽粮绝的时候,建议还是不要对自己的工作将就。不要找了几周发现有个公司要你了,但是你不是特别满意,也不是特别不喜欢。我建议还是再坚持一下,再找找,尽量不将就。如果温饱都有问题了的话,那是另外一说。
8、如果在网站上面投递了简历,有公司没有给你电话联系,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面试。就直接给你安排了面试时间的,我的建议是不用去面试。这样的公司,根本就是耍流氓。
9、不要怕,给自己打气。在心中默念:不要怂,要刚起来,老子技术在身!不要怂!

看到最后一条的时候,我都摇头式的笑了:

哪有什么技术啊,整个就是无知无畏的状态。

这家公司给出的 7k,其实就是我去北京之前的最低的期望薪资。

而当时你让我放开了想,往大了想,我也就能想到一个 10k 的上限,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比较清楚的。

为什么下限是 7k 呢?

因为我在成都实习的时候一个月 3.5k,日子已经过的滋润的不行。对于北京的生活没有任何概念,所以想着翻个倍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事实证明我真的是太天真了,居然忽略了北京生存的第一大开销:房租。

幸运的是,刚好这家公司提供宿舍,刚好我入职的时候还有一个床位,在宿舍里面一住就是两年。

而每个月只需要从工资里面扣 500 元钱就可以,让我极大的节约了房租这笔开销。

刨去所有的扣除项之后,我试用期到手的工资是 3978 元,试用期之后到手的工资是 5163 元,且这样的收入持续了一年多的一段时间。

我是 2016 年 8 月 1 日入职的,我一直有记账的习惯,我翻看了那几天的记账记录。

8 月 1 日,午饭花了 18 元,我记得那天中午是和另外一个一起入职的同事吃的黄焖鸡、

8 月 2 日在网上买了一个床单,在床单到之前,我都是直接睡在床垫上。上网费是宿舍平摊的网费。

8 月 4 日我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个巨大的盆子,因为没有洗衣机,得要一个大一点的容器洗衣服。顺便买了一些打扫宿舍卫生的清洁用品。

我翻看了很多很多的记账记录,每一笔账我都记录了下来,甚至包括一根一块钱的雪糕。

上面记录的每一笔支出,都是我在北京用力生活过的见证。

我还记得我曾经去胡同口的蔬菜店买菜,煮面吃。

3 个西红柿,8 块钱,我觉得好贵啊,我甚至想放一个回去,但是碍于面子,还是买了下来。

于是在手机便签里面狠狠的记录了一下:

当时记录这个心态我都记得很清楚:为的是体现北京的物价真贵。

但是呢,其实我后来发现,8 元钱买 3 个西红柿并不算贵,只是对于那个时候我很贵而已。

我也翻到了那天的记账记录,在记账 APP 上记账的时间是 19 点 51 分,在手机便签里面记录的时间是 19 点 56 分:

中间的 5 分钟,我都在想一个事情:

我自己买菜、买面煮饭吃,就是为了省钱,但是为什么 3 个西红柿就要了 8 元钱呢?这是为什么呢?

舍不得花钱,但是也存不下来钱,就是那个时候的常态。

我看了一下 2016 年一整年,到年底的时候,我结余了 12975.09 元:

这 12975.09 元中还包含我去北京的那一天身上的 6544 元。

8 月 1 日参加工作,也就是在北京工作了 5 个月,我存下了 6431 元。而这 6431 元中,还有 5880 元属于公积金。

是的,公积金我也记账了,虽然这个钱我取不出来。

也就是说,在我没有乱用钱,甚至每用一笔都是深思熟虑的情况下,我 5 个月存了 552 元的现金。

当时最害怕听见的消息,就是有朋友来北京了,见个面吧。

那份局促感、窘迫感,让我和别人待在一起的时候,手足无措。

好在这样的时刻并不多。

在北京的时候,早期虽然物质生活确实贫瘠,但是技术能力真的是提升了不少。

前面的简历你也看到了,上面其实没有啥亮点的地方,基本上就和一张白纸相差不大。

所以我特别珍惜那份工作,特别害怕自己过不了试用期。在工作上就会非常努力的去学习,如饥似渴般的去看,去学。

住的地方离公司很近,我一般晚上走的比较晚,因为可以享受公司的电脑和空调。回到宿舍后也会学到很晚,熬夜的习惯大概就从那个时候慢慢的养成了。

因为不懂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技术知识储备不够,带来的结果就是常常拿着一个需求不知道如何下手。

每写一行代码,都是胆战心惊,步履维艰。

记得我第一个需求就是写一个分页查询,但是学艺不精,还带了个 BUG 上去,这就是我职业生涯的第一个生产 BUG。

好在当时的同事对我都非常好,我特别感谢他们,在工作上给我指点了很多。我当时每天都有很多的问题,他们就不厌其烦的给我讲业务流程和系统逻辑。

而对于新入职的我来说,了解自己所在组的系统流程,比去亡羊补牢似的去学技术优先级更高。

为了了解系统流程,我把当时参与的几个系统的代码看了好几遍。

第一遍,在纸上画流程图,先画主流程,有个主体认知。

第二遍,再画分支细节,了解里面的支线任务。

第三遍,最后把整体和分支融合在一起。

当时也不知道有在线画的地方,就画在本子上了,画完之后把那张纸撕下来。没事就拿出看看,发现不对的地方还会修改一下。

最后,除了我,应该是没人能看懂我的那几页纸是干啥的。

再后来我参与对接的第一个渠道是微信支付。

他们的交互流程对于当时完全没有经验的我来说还是太复杂了,同事给我讲了好几次,我都没有完全消化下来,已经超出我能力范围之外了。

当时带我的同事,给予了我极大的帮助,他拿着纸和笔在本子上一步一步的给我画流程,每画一步就讲为啥是这样做的,数据是怎么流转的、异常后是怎么被处理的。

我惊讶于他能把整个流程默画下来。

于是我就先硬背,管它懂不懂的,我先把交互图背下来,我也默画几遍。边画边给自己讲为啥,说不出或者比较含糊的地方就去看代码,去网上查,去问。

反正就靠这些笨方法,挺过了试用期。

2016 年,印象比较深的还是那个国庆,也是参加工作的第三个月开始。

我没有回家,一个人窝在宿舍里面,七天时间,第一次完完整整的看完了一本技术书《深入理解Java虚拟机》。

那个时候的我完全驾驭不住书里面的内容,但是我会越看越兴奋,因为里面全是我不知道的,但是又隐隐约约觉得很厉害的知识点。

国庆过完了,书也通读了一遍。

知识点,是一个没记下来。但是它为我打开了一扇门:哦,原来,Java 里面还有个叫 JVM 的东西,帮我们做了这么多事呢?

是的,2016 年 10 月,我才第一次摸到了 JVM 的样子。在之前的实习和面试过程中,JVM 这三个字,似乎都不曾出现过。

有类似感受的,还有现在了解的比较多的 Dubbo。

当 Dubbo 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视野中的时候,我都惊呆了。

当时我不懂,寻求同事的帮助,他在我的电脑上一顿操作之后,启动 A 服务的测试用例后,断点居然在 B 服务的代码中停下来了。

说真的,当程序停在断点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神遗啊,这个东西已经超出我有限的认知范围内了,得赶紧学一下。

虽然不懂,但是我会复制粘贴啊,看别人是这样配置的,于是粘一份出来,稍微改改也能用。

而为什么能用?

我不知道。

所以暗下决心,一定要知道为什么。我记得当时鼓捣了好一阵,但还是只学了一些皮毛。

自己尝试过去看源码,每次都像个无头苍蝇在源码里面乱撞,渐渐的就对源码产生了抵触情绪,所以也没学到什么精髓的东西。

不只是 2016 年,其实一直到 2018 年,在工作的前两年半的时间,我自我感觉都是处于一个比较高效的学习状态下,自己的成长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从最开始的做一些简单的“脏活累活”、一些别人已经分析完成需求,我只需要按照需求上的一二三四点写代码就行,到后来也慢慢的能参与到一些比较复杂的需求开发中去。

恰好,在我加入公司的第二年,公司引来了一波快速增长,交易量每天都在蹭蹭蹭的涨。

我的技术能力也就随着公司一起成长了一波,经历了大大小小的生产事故,也算是被千锤百炼过。

记得那一年,每周的上线日,为了把对交易系统的影响减低到最小,都会选择在低峰期上线。

我们交易系统每次上线都会选择在 22 点以后,后来交易量越来越大,有一段时间就是 23 点以后上线。

听到这个上线时间你是不是就头疼?

但是我当时一点都不觉得,我甚至还很期待每次的上线。

小公司的好处就是啥都能让你干点,所以我当时开发也要肩负上线的任务。根本就没有什么灾备、切流的操作,处于系统上线的蛮荒时代,完全没有自动化工具,就是人工登录上服务器滚动更新。借此机会也算是把 Linux 玩了个皮毛,对于后面做开发是勉强够用了。

上线时,除了开发之外,测试也需要留下来做好上线后的回归测试。

我参与开发的系统属于交易组中的核心系统之一,巅峰时期承担着公司大概 80% 的交易量,所以是测试总监直接负责测试我们的系统。

我、另外一个开发(类似于我的导师的身份,就是给我画图的同事)、一个测试总监、后来又招进来一个小伙子,就组成了上线小分队。

每次上线之前,我们都会一起在附近的小馆子吃一顿,吃一个多小时的样子,吃完回去上线。

在饭桌上,我们基本上无所不谈,我从另外几位的身上学到了很多,我们也从同事变成了很好的朋友。

也是在那个时候学会了喝白酒,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特别怀念彼时的大盘鸡、烧烤串和小海鲜。

在北京的前两年,我主要是渡过了一个技术小白入门阶段。

而且还完成了一个学习方式的转变。

从最开始,想要学点什么东西的时候就首先想要找到对应的视频,到后面的优先看质量高的博客、文章、书籍、官网。

从视频,到文章,一个简单的转变,学习效率整体提升了起来。

当然我不是说看视频学习不好,只是我觉得我之前太依赖看视频学习了,已经形成了固化思维。

而看文章,打破了我的这种固化思维。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 2018 年中旬的时候。

在说 2018 年中旬之前,先聊聊 2017 和 2018 这两年的收入情况吧。

首先 2017 年的时候,那一年我 23 岁,工资从 7k 到 10k 了。

当时特别开心,第一时间就给家里报喜了。

我的天哪,10K 啊,这可是一万块钱啊,我也可以拿到一万块钱了啊!

这是我记录的 2017 年一整年的财务情况:

也许你看不懂这个表格,没关系,我解读一下。

10:代表的是每月10号的时候预期有多少钱。
底:代表的是每月月底的时候预期有多少钱。
底实:代表的是每月月底的时候实际有多少钱。
10剩:代表的是每月10号的时候实际有多少钱。
10盈:代表的是每月10号超出预期多少钱。
底盈:代表的是每月月底超出预期多少钱。

所以看表格,2017 年整年,我从 4 月份就开始规划自己的收入。

因为那一年,到年底的时候,我想存下来 53000 元钱。

实际呢,一年省吃俭用,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存下了 47374 元,和既定目标还是有点差距。

再往后的 2018 年,其实也差不太多,工资也涨了,每个月到手能有 10K 了。

具体的资金积累过程就不贴图了,就看结余:

是的,2018 年打了一年工,到年底还结余了一个负数出来。

因为这一年,女朋友在成都摇到号了,于是我们就买房上车了,完完全全的掏空了自己。

以前读大学的时候,父母问我:要不要在成都按揭一套房子呀,我们给你出钱。

然后我说:不了不了,以后都不一定留在成都发展呢,买了可能用不上。

其实我当时更真实一点的想法是不想用父母的钱给自己买房子,就想着:买房,那必须得是自己的钱啊,自力更生干出一套房来,这事才像是我做的事儿。

我现在真想抽自己两巴掌。

结果呢,买房还是靠双方父母资助了一下,和当年比起来,房价还特么涨了不少,你说这事儿干的。

买房的时候我把自己身上的储蓄全部都掏空了,就给自己留了几千块钱。

那一年女朋友还在读研究生,所以没有公积金贷款,只能商贷。

商贷了 100w,后来一算贷款方式,等额本金比等额本息节约了 22w 的样子,相当于一辆车了啊。

一咬牙一跺脚,选了等额本金,一个月还 7k 多。

嗯,就是我刚刚去北京的时候一个月的工资。

买房的时候自己没出多少钱,还房贷那必须得自己全权负责啊。

所以,2018 年干完之后,还欠了 3000 多元,应该是欠在了花呗里面。

一个月到手 10k 出头,还房贷 7K,还剩下 3k ,理所当然的又回到了月光的状态,但是开心啊,毕竟把钱拿出去交房贷,比存在自己手里踏实多了。

后期由于公司不提供宿舍了,我和同事一起租了一个隔断,房租一个月 3k,一人出 1.5k。

所以,如果你还记得我之前写的关于那盒酸奶的故事,你就知道为什么我为了一盒酸奶,进行了强烈的心理挣扎。

之前写的,搬运一下:

关于生活方面,最开始的时候,我在北京基本上每个月收支平衡。
我每周逛一次永辉超市。有一次我看见一个酸奶,感觉特别好喝,我特别想买,但是它超出了我的预算。
其实没有超多少,但是就是超了,那我就觉得不划算。
以后的每次逛超市,我都要去看一眼,那个酸奶有没有打折,很遗憾,每次都没有。
一直到有一次我涨工资了,涨了很多。
发完工资的那个周末,我终于买了那个酸奶,喝了一下,真的很好喝。
但是那个周末的再下一个周末,我的房贷批下来了。
我每个月又要开始还房贷了。
之后,我再也没有喝过那个酸奶。也没有去关注过它的价格。
我不知道你这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
但是我为了那个酸奶,是经历过强烈的心灵挣扎。
后来,每当我在北京感到艰难的时候,我就会想起那个酸奶,它能激励我前进。

寒来暑往,时间很快来到了下一个时间节点。

2018 年中旬,那一年我 24 岁。

我所在的交易组面临了一次拆分,我的领导被委以重任,去开拓新的业务条线。

他找我面谈了一次:愿不愿意跟着我干,我从组里面带不走几个人,但是我想带着你走。你要同意我就去跟领导申请。

我想着交易也干了这么长时间了,感觉没啥挑战了,而且本来我们私交也是非常不错,于是我跟着他去了新的业务条线。

如果说在北京的前两年我的贵人是给我耐心画图的同事,后一年我的贵人就是带着我去新业务线的领导。

在这条全新的业务线上,他非常信任我,并给了我很大的发挥空间。

从需求分析、到系统设计、再到设计落地,让我全程跟进并主导开发,这是一个真正的从 0 到 1 的过程。

同时项目组人手不够,面试招人,让我做一面面试官,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面了很多人,有了宝贵的做面试官的经历。

那段时间,真的是有很多事情在等着你去做,去解决,而且优先级都很高,所以晚上加班、周末加班那是常有的事儿。

由于我和领导住的也比较近,经常坐他车回家,我们在车上从来都心照不宣的不聊工作的事儿,就天南地北的扯淡。

一次聊天中,他知道了我的困境,得知我快要给不起房贷的时候,他直接转了我一笔钱,说:先拿着用,不着急还。

新业务线上,我当时对接的是跨境电商,有时候出问题了,早上 4 点多就得爬起来解决问题。

说不累那是假的,但是看着一整套系统从 0 到 1 ,慢慢的完善起来了,是感觉真的值得。

就是这段经历,让我的技术能力和综合能力有了进一步的较大的提升。

也是这段经历,给予了我面试时,面对面试官的自信心。

以上大概就是我在北京三年的经历。

我非常感谢我在北京遇到的公司、遇到的人,这三年真的是我技术突飞猛进的三年。

但是我一点都不感谢我在北京的这一段整体来说没钱的、窘迫的、苦难的经历,我再也不想有这样的经历。

但是我会记住它,如果以后的人生中出现了变数,让我不得不再次过上这样的生活,我会觉得曾经经历过,所以这一次也不算什么。

在之前的文章里面为什么我莫名其妙的说了“记住苦难,而不要感谢苦难”这样的话,是因为当时其实我也正在写着这篇文章:

离开北京的那一天,是我 25 岁生日。

离开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女朋友毕业了,她留在了成都工作。

当年她找工作的时候问我:要不我也来北京工作吧?

我想了想:算了吧,成都挺好的。我到时候也回来。

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2018 年的国庆我回了一趟成都,某个晚上在酒店和朋友一起喝酒,我喝的伶仃大醉,不省人事。

送走了朋友后,女朋友说我哭的稀里哗啦的,说着一些她听不懂的话。

于是她给我录了下来。

第二天起来我完全不记得这些事,然后她把视频拿给我看。

都哭的有点抽抽了,我也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但是期间她问了我一个问题:这几年你在北京过的开心吗?

我回答到:不开心啊,我不开心啊。

“为什么不开心呢?”

“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啊。”

其实我也不是觉得那时的日子过的很苦,只是突然被问起来:开不开心或者有没有什么开心的事儿。

我真就想半天也答不上来。

我看着视频里面的那个我不认识的潜意识的“我”,潜意识说他不开心,那一定是不开心了。

就这事,其实就埋下了我想要回成都的种子。

走之前我去了一个地方。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北京西单的那一架天桥。

这是我在北京的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

桥下车水马龙,桥上人来人往,周遭就是花花世界,放眼望去全是灯红酒绿。

但是没有一辆车、一个人、一朵花、一盏灯和我有关,那一刻的心情和思想是极其复杂和跳跃的。

关于背井离乡、关于触手可及、关于一无所有、关于依无所依、关于颠倒梦想、关于无数的远方。

我离开的时候特意又去了一次,特意选的晚上。

那天我就站在桥上,想起了三年前刚刚来的时候自己,和彼时站在桥上的自己,在生活上虽然一直贫瘠,但是在技术上算是羽翼渐满,自己扑腾扑腾也算是能飞走了。

于是,喝完最后一场酒,和最后一个人用力拥抱之后,我收起了行囊,离开了北京。

两年成都

回到成都之后,女朋友也参加工作了,因为是两个人一起挣钱,且成都的物价相对友好一点,首先的感觉就是生活不必那么拮据了,再也不会因为一盒酸奶而纠结那么长的时间了。

但是我们还是保持着记账的习惯,每个月我们都会一起对一次账,知道自己有多少钱并一起规划这笔钱怎么用的感觉,挺好的。

就感觉日子挺有奔头的。

日子过的蒸蒸日上,对我而言就是一种很具象感觉。

第一件让我觉得幸福度很高的事情就是 1900 元就能租一个 60 平的一室一厅,而且小区就在地铁门口,早上上班从床上到工位只需要 15 分钟的时间。

在租房期间,我们的房子也交房了,慢慢的花了大半年的时间装修。

虽然是精装交付,但是还有很多需要改造的地方。

在装修之前,我们预计装修的总价控制在 10w 上下,虽然最后还是略微的超出了预算,但是没有找家里要过钱,最后装修出来的样子,也和我们想象中的样子相差不大,两个人住舒适度很高。

装修期间,我们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跑过来看看施工进度,看着家里一点点的变的完善起来,内心都会默默的觉得,这几年的辛苦是值得的。

不得不说,房子这东西,真的会让人有归属感,待在里面的时候会有一种自在和踏实的感觉。

和北京比起来,成都让我更加能体会到生活的味道。

而我十分的清楚,我能品味出这一丝生活的味道,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两个人都在挣钱,有着一致的目标,在经济上可以不必那么拮据了。

除了生活上的转变,还有个转变是在于学习上。

在北京的三年,让我从一个小白开发,一砖一瓦的慢慢建立起了基于 Java 生态的知识框架。

三年的时间,足以形成技术体系。

但是我在离职之后,第一次认真的审视了自己的这套体系。我发现了很多问题。

首先就是感觉要学的东西还是很多,但是学不进去东西了。心态已经从之前的“不管有没有用,先学了再说”,转变为了“等需要用的时候再学吧”。

这样的转变的原因是在于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一套适用于自己的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要学新东西的时候,拿着过往的经验往上套就行了。

这点确实没错,工作了几年的人都有自己的学习方法。

但是我忽略了一个事实:不管多么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到落地的时候都是需要时间的洗礼的。

我掌握了方法,却忽略了时间。而忽略时间带来的问题就是真的要用的时候,再去学,时间上可能已经不允许了。

于是我又稍微的扩展了一下技术的宽度,学习了解了更多的、常规的、目前还用不上的开源项目和解决方案。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技术深度不够,很多东西都是知道,会用,用过,并没有对其内部原理进行研究。

要对原理进行研究,就要深入源码,而当时的我,虽然有三年工作经验,但是对于独自看源码是有一定抵触心理的,感觉这玩意投入产出比太低了,经常是看的晕头转向。

实不相瞒,那个时候我关于源码的知识,都是从一些培训机构的公开课里面学来的。

我真正开始啃源码就是回到成都之后,克服了自己的抵触情绪,再难也得啃下去。

因为我知道,想要进一步的成长,阅读源码是一道完全过不去的坎。

所以你现在看我的文章,其实还是有很多关于源码的解析文章。

我现在已经完全不会抵触源码了,相反的是喜欢上了看源码。因为我觉得带着问题去看源码是怎么写的,简直太高效了。

源码之下无秘密。

就这样,我第 3 到 5 个年头在技术上面的成长大概就是持续学习工作上目前还不需要使用到、但是行业内比较知名的技术,同时对于已经掌握的技术点进行选择性的深度挖掘,提升技术的深度。

也算是完成了从看视频到看博客,再到看源码的学习路线变更。

同时对于层出不穷的、各式各样的新技术也不再是持惧怕的态度了,而是慢慢的觉得现在没有什么技术是学不会的,工作中遇到的 90% 的场景都能给出对应的、相对较好的技术方案,然后在团队的共同协助下,完善并落地方案。

同时这几年我越来越意识到,即使终其一生的学习,也赶不上技术更新的速度。于是慢慢的把视野从时常变化的上层建筑,转移到了相对稳定的基础建设上。

越来越意识到,曾经大学的时候错过的那些操作系统、编译原理、计算机网络、计算机组成原理、数据结构...等等这些底层课程的重要性,他们就是我刚刚说的基础建设。

越来越意识到,我所依赖的开发语言只是一个工具,而我只是这个工具的熟练使用工。

越来越意识到,不会有技术驱动的公司,只会有业务驱动的公司。对于公司而言合法合理的、甚至在灰色地带赚钱才是第一要义。对于个人来说也是如此。

越来越意识到,我与步入计算机行业的后生们相比最开始的核心竞争力是技术能力,但是随着年限的增加该核心竞争力正在逐年陡降。

越来越意识到,浮躁和焦虑是这个行业或者说每个行业必不可免的情绪,但是很多人,比如我,由于经验不足,会在这样的情绪中乱了阵脚。可以去寻求帮助,但是最终要真正走出去,基本得靠自己。反复走出来几次之后,就是团队骨干、技术中坚、主导人员。而走不出去的那批人,会在 3 年、5 年、35 岁的时候掉队,之后很难跟上。

越来越意识到,我之前认为的“技术能力和工作年限不匹配”也许是一个错误的观念。因为同样是工作五年,你提升的技术能力,而他提升的是业务能力。谁走的更远,说不准哦。

越来越意识到,这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可能有改天逆命的机会的行业,但是它正在被逐渐的夸大化。能让我们看到的,基本上是 20% 的部分。但是真正去做的时候,我们绝大部分人都是 80% 的那部分,也就是平庸的那部分。知道这点,但是还是涌入这个行业,并朝着 20% 那部分不懈奋斗的人,才会是真正的程序员、工程师。

写在后面

我的技术之路不算顺利,也不算一路坎坷。

以在北京找到工作为节点。

该节点之前,遇到的各式各样的选择题,我似乎都选对了,然后走向了计算机的道理,我把这一切归结于运气。

我是调剂进入计算机系的,这是运气。

我大二结束的时候都坚定的认为,我以后不会从事计算机行业,想着转到其他专业,最后走无可走,选择了继续走向下,这是运气。

我大三下期的时候,仅仅懂点皮毛,想着去找实习,最后老师让我免试进入了他的工作室,让我遇到了给我传播“北上广梦想”的那位,这是运气。

我大四毕业,拿着那样一份毫无亮点的简历,能在一周多的时间内,在北京找到一份 7K 一个月的工作,这是运气。

很庆幸的是我一直知道这一份运气的存在,从而对自己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知,没有盲目自信。

而该节点之后,我知道以后不能靠运气了,得一步一个脚印的走。

我也正在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

将这篇文章写出来,算是对从业五年的自己的一点交代。

我特别羡慕、眼红、嫉妒那些一毕业就进大厂,拿着一年几十万的 offer 的同学。

但是我也祝福他们,因为他们一定也是经历过一番彻骨寒才走到了这一步。他们没说,并不代表没有发生。他们就是 20% 的那部分。

但是没关系,即使我如此平庸,但是依然感谢并热爱这个行业。

每个人都活得很不容易,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言说的苦衷。只是人们往往只看到你所得到的,而只有你自己才能看到你所付出的。

五年颠沛程序员之路,许多不容易。如梦一场,仿佛昨天才从学校中走出来。一路风雨泥泞。

写到这里的时候女朋友叫我回头望一眼,一缕阳光正从窗户射进来,打在客厅的绿植上,墙上印出斑驳光影。

拍了张照片,发了个朋友圈,配文“一路风雨泥泞,前方阳光正好。”

后觉不妥,缺少上下文,于是只留下了阳光正好。

就借此希望,以后的、你我的、职业生涯打怪升级之路都是“阳光正好”吧!

到这里差不多了。

我只是把我经历说出来了,也许你在文章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

如果是苦难的影子,那么我祝福你早日走出苦难。

如果是幸福的影子,那么我祝福你一直幸福下去。

以上。

48条回帖

回帖
加载中...
话题 回帖

推荐话题

相关热帖

猿生活近期热帖

近期精华帖

热门推荐